9.19.2011

以殺止殺?!






港都的兄弟有武勇。



不屬於台北、台中的勇武脈絡,在東南亞發展屬於南台灣固有的文化。要去砍殺嗎?太殘忍;要去博心機嗎?太複雜。那屬於光明的、陰暗的氛圍,都不太適合。矛盾化的情結,於心何忍與不忍都交錯在一起。



陰暗的運行,恰好是光明的,磊落的行徑,線條清楚的規則,刀影光錯,板機發動,江湖上,沒有是非,不論動機。循著到底是什麼邏輯,也沒有。背負著殺與不殺,都被批判。究竟是老大說了算,歷史詮釋,不夠大尾,很難去論斷成熟的環境,不成熟的殺機。



港都的姊妹有柔情。



伴隨著男人的一生,鬥爭的對象往往是姊妹。那是個姊妹相殘的故事,也是個姊妹共處的故事。悲慘的處處,分辨的到底是姊妹還是敵人,往往透過男人的差別心而有所決斷。暗黑之地,我們看到的是毀容或者難以辨識的面貌,光明之地,我們看到的是姊妹相稱,和樂融融。



這是個兄弟相殘或是相互扶持的年代,永遠相殘以自保,永遠扶持以自沫。(待續)


1 則留言:

Missy 提到...

昨天有人提到了你.....喚起了我埋在深處的回憶.我不斷在網路上搜尋,今天終於終於找到這個可以聯繫到你的blog. 若你有看到, 回我吧~

阿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