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.09.2009

逃不開戰場?!




今年的秋天,沙很大。



據說入秋以來一個月的落塵量,比前面九個月加起來還要高。可愛的植物『含沙待放』,每天只好準時替它們沖沖澡,免得惹它們詬病。


前陣子跑來跑去,皆是戰場。





在一陣疾風烈雨、波濤洶湧下抵達龜山島。

石碑上寫著:『島孤人不孤。』

匆匆的巡了一趟,戰略上,這個島可能被敵人砲擊的機率比轟人還多,不難理解到戰士們需要『吹哨子壯膽。』






回到台灣歷史上的古戰場,熟悉的海角七號,每次都有所得。

作為這片土地的先住民,其率真與善良的性格顯而易見。





早期,不管哪一個人種,都稱呼他們為番,明明自己搞不清楚狀況。過了這麼多年,那麼多不同文化的入侵,先住民的樂觀與包容,讓他們同時保有剽悍和尊重。



天生的好客與熱情,即便在狹小的貨櫃屋裡都稱得上任天堂。其間,觀賞了小我一半年紀的『營火晚會』,坦白說,不輸世運開幕哦。









終於還是回到了對中年男人不友善的城市(友人P的口頭禪)。

那,妹妹或自認為妹的對什麼友善呢?




當然是週年慶。



有一半的妹在週年慶,另外一半的在準備參加週年慶。

在這個炫耀與嫉妒的命題,消費的自以為了不起,看人家消費的覺得沒什麼了不起。





回歸正題。



戰場,不因你企圖遠離而消失(相對而言,也不因你接近而存在)。

人,作為實踐者與觀察者具有共時性,批判的一方,隨時可見,這是一個變形,端看你想站在哪一個立場。



信仰價值的,恆信之。勿輕言不信者下地獄云云。

雞鳴狗盜的,大開大闔。勿輕諾、寡信。

以上皆非的,可以再審慎考慮,變形的變形,掙扎過後,找到安身立命的一隅。



如果告訴我因果,有善業、惡業..


我會告訴你,還有不善不惡業..



這都是戰場。




『含沙射影』,人和影都想殺。




17 則留言:

匿名 提到...

Hope to see you here soon!

匿名 提到...

各位關心小寶的朋友,我們會繼續這個部落格的運作.我們會讓大家知道小寶的近況~

小寶是我兄弟..
我不相信
也不接受

匿名 提到...

小寶寫給大家的信:
原文如下

芷苓:
所有關心我的朋友、同事、家人。讓你們擔心了一段時間,非常抱歉,這個如同我生命中的921,還來不及弄清楚到底是怎麼一回事,很快的來到此,很快的,我的罪行在媒體上披露。作為一個閱聽人,以旁觀者來看待罪惡的自己,好比靈魂出竅看自己的肉身。
剝奪憲法裡的自由,我被賦予個編號,那個你們曾經認識、熟悉的嘉寶就這樣不見了,上了天堂?還是下了地獄?以目前〝社會審判〞機制,當然去了屬於妖魔應該去的地方,茫茫然離開生活、工作中那個牢獄來到意外的這個兩坪空間。
在此不談理想、價值就好比不談論『信者恆信』。那都無助於解釋偏狹的制度、扭曲的人性、荒謬的認知所建構起來庸俗連續劇。廉價的指控說明所有過去或正在努力辛勤工作的夥伴們,做的努力與付出比廉價還不如。
如果將〝公共利益〞〝私人利益〞分別放在X軸Y軸,公權力的行使,照道理來說,回程反差的兩端,而公權力的誤用與濫用,會使之成正比,最好的結果是公權力的不用。讓一切回歸原點,意即無為的最佳化,反省再三,我並沒有選擇這條正確的道路。
遺憾的是,今年四月,年輕但一輩子關注台灣前途的哥哥過世,半年後我身陷囹圄。侈言空談理想,價值的愚昧,不言可喻,再說什麼,都難了,可以想見我父母的哀働。聽了一堆美麗新世界,換來的都是闃黑的大地。
關心我的朋友,謝謝你們,同時也請保重自己及家人,別在工作與口號中犧牲掉。

祝 安 好
嘉寶11,29,09 日暮

匿名 提到...

一再復闢押人取供亦造就越多囹圄,靜默的力量且看法將如何承受!!可以跌倒但別被打敗...加油!!

匿名 提到...

不論是人是神或是魔的審判為何,
我們仍是愛你的朋友!等待你重返人間!

匿名 提到...

人間加油!小寶加油!

匿名 提到...

小寶是我永遠的兄弟..
我不相信
也不接受

我老婆 不相信
也不接受

匿名 提到...

嘉寶:
這段過程很痛,但終究會結束。最重要的,別被自己擊倒了。要保留體力、勇氣與信心為自己奮鬥喔!加油!!

匿名 提到...

我們不會拋棄兄弟
你也一定要堅持不能放棄

人生縱有許多風雨
讓兄弟姐妹們陪你一起挺過去

匿名 提到...

快回來吧,堅持到底,沒有就是沒有,不要被打敗,你為高雄做的努力,我們都看在心中。

匿名 提到...

寶哥...
加油...
撐下去...
我們相信你為高雄的付出...

匿名 提到...

小寶的信之二:


佳華:
  現在是11/29星期天上午,不知道精確的時間,通常黑夜白天中夾著日昇、日中、日落,這裡當然看不到星星、月亮,完全是另一種不同的度量衡。 

  前段時間共事的過程中,大概清楚的知道我是個生活無聊兼無趣的傢伙,車子開不快、東西不會買、文章頗沈重,唯一的樂趣就是運動、看書、音樂,當然還有…。但是,可能要很長的時間,把這些抽離出生命以外,迫於無奈的、不屬於個人意志的,佔據了太多,又有誰說得準誰是絕對的善與絕對的惡呢?
  
  每次都要提醒別說得過於嚴肅,這…恐怕很難,尤其在抑鬱的環境裡,沒有這個意外我大概也難觀察內心的轉變,其實,只要慢慢看my blog的文章,會發現平時我的思考…算了,你一定又會說:「那種東西正常人怎麼會看」以有限的生活裡,去思考許多人性面,大慨只能如此吧!像現在這樣更加的受限,雖然“想像範圍更大”了,但這並不是個好現象。
  
  為了工作而生活的偷懶、貪睡、爭執、打屁、嘀咕,現在想起來還蠻奢移的,請××別再“張”了,大家要去想幸福的地方,而非飄渺的責任政治,這種高尚的想法,台灣的環境似乎還不太懂。
  
  替我向關心我的朋友說聲謝謝,有一段時間恐怕緣淺,來日方長,感謝你這段時間作了這麼多,艱困的過程裡看到或聽到,心裡感到極大的安定與温暖。
  
  還好過去沒作對不起你的事,要不然就慘了,這次的事,相信你沒遇過(我當然也沒有)還請你要辛苦一段時間,抱歉!!

  願 能吃能睡,早日作伙!

 
          嘉寶 98.11.29日中

PS:寫得很差,不知道在寫什麼,但就是想寫(11/30)…
    

匿名 提到...

就是想說,雖然有苦說不出。
阿寶是一個什麼樣的人?從事情發生到現在,只有一個感覺:亂!
11/17--原來不具任何意義的日子,突然變得重要了起來。那天一早才歡天喜地的結束一件麻煩事,下5秒鐘,就轟的一聲,怎麼了?搜索!
加油!撐住,了解你的痛、你的苦、你的無奈。身為你的朋友,何嘗不是?寫著寫著,又想掉眼淚....

匿名 提到...

嘉寶的第三封信


在我認知裡,這個世界沒有壞人。當我們日常生活上遇到與己意見相左,或者作出莫名其妙行為的人們,甚或是讓人覺得誇張的社會新聞。可能在心裡咕噥一句『這個壞人!』處於資訊頻繁及價值判斷歧異的社會型態。習以為常的主觀,正是割劣化、人情淡薄的社會寫照。昨夜,坐著囚車,大約二十多人經過繁華的夜港都,回到寂靜的燕巢鄉(高監)。一路上,彷彿有無數的的沈重的故事。隱藏在面孔的背後,這輩子還未曾遇到同車的乘客,明顯地展現社會上另一層難言的縮影,這些都是壞人嗎?何其有幸,我和二十多位壞人銬在一起,共同體驗不同生命裡低吟的無奈。
前幾天這裡重複播放著帕格尼尼『大黃蜂』狂想曲(?)及奏鳴曲,的確,這是播放狂想曲的好所在,剝奪自由及一切,包括時間,剩下的只有狂想吧!
怎麼會有那麼多人作了壞事需要被囚禁起來呢?誰判斷這是壞事,誰決定誰應該被囚禁起來呢?囚禁的過程是協助人以善循環,還是以惡循環來面對這些難以釐清的制度與審視的標準呢?搞不清楚,這樣龐大的機制永遠依附人性而起。卻不斷扭曲,用權威與粗暴,卻都是這個社會無力的展現方式,一直持續著…
某個佞人曾說:『人的話你不聽,盡聽些鬼話』可能吧!不問蒼生問鬼神,不是有那麼多故事告訴我們,鬼不可怕,最可怕的是人啊!當人心如此難測,你可以選擇鬼神、或是寵物。像今日C君問起我的生活,我反倒認為這裡面不但不可怕,還體安全的哩!

嘉寶12.2.09夜

匿名 提到...

12月15日
嘉寶的最新情況

今天有點感冒
頭髮長長了
鬍子流了0.5公分...我想
現在的房子有2坪大
有室友2人(總共3人)...擠擠擠
第3個人是昨天新來的

還有
嘉寶說喜歡吃豬腳(不要肥肉)還有魯牛肉

還有還有
根據裏面的那位碎碎唸但友善的大哥說
嘉寶的朋友都很天兵

對了
寫信請寄掛號
星期三去懇親會的人
要記得帶壹週刊

匿名 提到...

小寶第四封信

基本上,能得到朋友的關心,到獄中來看我,十分感謝。十分感謝,作為一個反對囚禁任何動物的我如今被囚禁起來,心態上返差甚大。不管是肉體還是心裡、非自願性的(極少數是自願性),會開始失衡,身體上的自殘,或情緒上的洩憤,是合理的。曾經到過綠島荒廢的監獄,及旗津砲台的囚禁室裡,把自己當作犯人似的觀察,還白癡的拍了幾張照片,當時,幼稚的以為從前的人都矮小,現在才知道關你難道還給你套房啊?!那要不要villa?嗜睡的朋友也曾問我,那不就可以一直睡,睡到爽?這不是在沙灘上,兩坪空間裡有燈光,24hr全程錄影,有長官在旁巡視的,好嗎?!

相信仍有許多人想躲來這裡睡到爽,一旦進來保證你會失眠,於是,除了胡思亂想,自我精神虐待,可以作些什麼呢?目前而言,以閱讀為主,坦白講,我沒有這麼認真的看過報紙,另外,佛經(還有什麼比這個適合,oh,聖經!)倒是有些書籍我唸也不是,如,國家的囚徒-趙紫陽的秘密錄音,古巴革命紀實,還有Banksy-Wall&Piece(班克斯-牆與和平)獄中不能寫英文,都能理解,都是好書,我也希望作組織,我也知道拋頭顱,灑熱血的歷史故事,我也喜歡塗鴉,不過,現在,什麼都沒法作,只能認份的坐在地上,寫信...
在此感謝家興、小岑、宗彥、方牧師、芷玲、奕成、炮哥來探望。

嘉寶 12.6.09 夜.燕巢

Naoshi 提到...

嘉寶的信

bala:感謝你週五來看我,時間短暫,但你是訪者中最從容的一位。這種事沒人有什麼默契可言,能溝通的事侷限性又大,是很難為。當然啦!如果能品酒閒磕牙,那應該才是正常。但這是妄想了。講到酒,這次在不可抗力的因素下,也近一個月沒碰,個人的意志果然比不上國家的意志。上次你提到關於我的新聞只有一天,好像整個就消失了,尚幸,只有一天,雖然我並不那麼瞭解,這種新聞還是別維持太久。在這裡,每天的生活差異不大,沒什麼社交活動、不用跑攤,沒有戶外活動(以上均以會客及律師見面取代),沒有多媒體、有報紙、沒有威士忌、檳榔、有咖啡、瓜子、沒有交響樂、爵士樂、有此起彼落的鼾聲多重奏。沒有手機、MSN、臉書,所以我現在在寫信。做為一個人,我還是以另外一種形式存在著,就算在社會上消失,我還在銅牆鐵壁保護中的一隅,靜靜地呼吸。每天讀一篇金剛經,大多的時間,天馬行空,亂想一通。想人的變化、生命的樣貌、以前閒聊的話題、那些誰對誰錯或沒有對錯的爭論。從來都不懂生活,所以老天特地選了一個完全不需要生活的地方,讓我活著,成長原來是這回事啊!?總算知道些皮毛。發明大富翁的真的很厲害,他讓你知道坐牢就是等待,看看接下來的命運與機會,給的是驚嘆號還是問號。

牢騷發完了,改天如果有機會到貴系去,還可以多一個資歷,學生沒有負面教材不行,當老師的都講述些正面的,聽起來的對的真理,會培養成虛偽的人格。對了,界這封信,我回應兩封來信,記得幫我PO在「靜默於虛妄」的留言版...當然包括寫給你的內容。

TO:瓊華:來到這裡,收到的第一封信,就是你寫來的。很俐落的知道用掛號信,快速又有效。內容相當具啟發性,亦帶有庶民般的思考和情感,不愧是昔日江湖兒女,相識一場,唯有邊飲邊寫,才有文學的筆調。關於生命的回應,就希望bala可以把我寫的PO上來,你就看得到了。多喝點MOJITO,那我就有機會再閱讀你的大作了。

TO:育萍:中英文夾雜很OK,從你十多年來寫信、或部落格的文章一直都是如此,非常習慣,持續,看在以前我手寫了那麼多信的份上,It's your turn!至於你對土地務實的關懷,這點大家都不變吧!害我不知不覺又哼起「憨人」,記得曲,忘了詞...

嘉寶12/13/09晚